期刊简介   About
主管单位:山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山西省音乐家协会
国内统一刊号:14-1039/J
国际标准刊号:1004-6127
杂志类型:音乐舞蹈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山西省太原市
语种:中文
开本:大16开
创刊时间:1958

投稿邮箱:hhzszz@163.com
投稿电话:
投稿QQ:1771277142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荟萃

高师声乐教学中教师主体意识的解构与重构

发表时间:2021-03-10 浏览:
高师声乐教学中教师主体意识的解构与重构
 
二、传统主体意识与现代主体意识的碰撞与解构
教师主体意识的生成有其历史性、时代性和社会性,它应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不断更新和完善以达到主体意识价值的最大实现。但在高师声乐教学中,教师主体意识一旦形成便会存在相当程度的稳定性,当这种稳定性的消极面在社会环境中得不到及时修缮时,其产生的负面影响便会暴露出来。社会在发展,时代也在进步,在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中,如果主体意识不能获得自省和重新定位,其后果也就不言而喻。
(一)传统主体意识的固化
单从学科体系而言,声乐纯属舶来品,它在中国驻足的时间不过百年历史。在这一过程中,虽然中国的声乐教育者不断为声乐的中国化正名,不断更新着教育教学的主体意识,但囿于某些因素的限制,传统声乐教学的主体意识便固化下来,相因成习。
  1.传统声乐教学方法的影响
中国的声乐教育源于美声,也即是说,从源头上讲中国声乐教育者主体意识的形成是在美声教学中产生并确立下来的。[4]欧洲的美声在教学中自有一套严格、体系化的教学流程,简而言之,练声、演唱作品、指导演唱、舞台实践都属于西化美声教学的一部分。演唱方法单一而固定,受教者的声音塑造墨守成规,单一的演唱技术和非多元化的音色风格成为衡量演唱水准的“唯一性”标杆。西方美声教学从传入中国开始一直被中国声乐教学沿用,虽然一些高校声乐教育工作者在声乐教学的中国化道路,也做出了一些有意义的尝试,但还是没有寻找出可以替代西方美声教学的声乐教学方式。到现在为止,这种以西方美声教学为源头的教学方式在高师声乐教学中依然占据着主要位置,从侧面反映出欧式声乐教学对中国声乐教育的影响已然根深蒂固。中国声乐教育工作者也是从这种沿用欧式声乐教学方式的传统声乐教学方法中培养出来的,因此,声乐教学的主体意识便固化下来,一直流传下去。
  2.职业价值观的影响
高校教师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群体,崇高的职业和稳定的物质回报使这一群体获得了较高的社会认知度。高校教师的这种社会生存环境应该使他们产生足够的自豪感和坚定的信念在教育教学中恪忠职守,不断创新自主意识。[5]但在传统与现代中,这种坚守却两极分化。传统社会的经济发展模式使教师这一职业单纯而稳固,能使他们的主体意识鲜明而独立,在恪守高校教师职业价值观的基础上也追求着自主意识的不断创新。而现代社会的经济膨胀则改变了这一职业的价值观,高校教育功利色彩愈加浓厚,高校教师的心态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着变化。在功利心的驱使下多数教育者宁愿固守在传统主体意识上而不可能完成主体意识的完善和更新,这也使高校声乐教育者的主体意识不断固化,得不到创新与重构。
(二)现代主体意识的生成因素
无论传统主体意识怎样固化,声乐教学必然需要超于传统而具备现代化的主体意识才能使声乐教育获得突破以适应社会新形式下对声乐人才的需求。毕竟,时代和社会的变化使声乐教育产生了文化、教育、价值等诸方面的连锁反应,一味固守声乐教育传统主体意识已经不能满足时代与社会的需要,寻求高校声乐教学主体意识的现代化迫在眉睫,变则通,变才是硬道理。
1.文化层面
当美声初进入我国时,人们对它的认识陌生而浅薄,从事美声教育和学习的人数亦少的可怜。随着美声唱法的深入人心,人们尤其是声乐教育者逐渐意识到这种“舶来品”的侵略性之强势,自主创新意识渐生。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声浪中,民族声乐学科建设在迫切的期待中被提上日程,但民族声乐怎么定位、怎么发展?吸收美声唱法之壳行民族声乐之法是“中”还是“洋”?中国民族声乐就是在这种质疑声中坎坷前行,从民、美分野到民美不分家,民族声乐终于在一场文化的大讨论中获得了身份辨识。对民族声乐的身份辨识离不开声乐教育者主体意识的与时俱进,这场关于民族声乐与美声唱法的文化大讨论也对声乐教育者的主体意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坚守传统已然成为过去,自主意识、创新意识都需要在新的实践意识中获得检验。
2.教育层面
进入21世纪后,经济发展对高端人才的需求日渐迫切,扩招成为新世纪高校教育的关键词。在师范高校,声乐作为必修课程而存在,随着招生数量的扩大,声乐教育者原有的“一对一”的教学方式被打破,“一对二”、“一对三”、小组课、集体课的新型教学方式应运而生。[6]如何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为声乐教育者提出了不小的难题。另外,随着素质教育、美育教育的呼声见高,普通音乐教育和社会音乐教育都对高校声乐人才的培养和输出提高了关注度,如何在数量中保证质量,在质量中提高教育素养,这又是一个需要切实解决的问题。再者,学生数量的增大及社会需求空间的相对狭窄不可能使所有的师范类声乐学生都从事教学工作,部分学生走进企事业和演出团体已成为常态,这对他们的舞台表演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教学中如何为学生提供更多机会的舞台实践而使之与课堂教学达到平衡也是教育者无法规避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都应该有主体意识的参与,教育者都应该积极实践、主动创新,才能更新自我主体意识以适应新形势的变化和需求。
(三)主体意识在传统与现代中的碰撞与解构
自然而然,传统主体意识的固化和现代主体意识的迫切更替是声乐教学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实际上,众多的声乐教育者也在这一问题上产生纠结和自问,到底如何处理这种矛盾,如何平衡对待传统与现代?碰撞已然产生,解构是大势所趋。对于“主体意识”的解构应从主体意识的本位出发,在自主意识、创新意识、实践意识等诸环节形成完整的解构思维,诸如主动学习、进修,力争与现代教育理念同步,不断更新自我知识体系,在声乐学科发展和声乐教育理念的前沿中调整现有的教学主体意识;掌握必要的信息传播技术,淘汰和更新教学手段,保证教学方式的多元化;积极参与文化交流和演出,加强自我舞台实践,在实践中抬升理论素养等。当然,除了教师自我在主体意识上的主动更新外,教学单位应合理分配教学资源,优化人才培养方案和教学体系,为教师主体意识的更新提供方便和指导。主观与客观、内在与外在的多重力的结合才能最终实现传统与现代主体意识的解构与重构。
三、教师主体意识的重构
教师是一个讲求奉献和牺牲的行业,教师主体意识中既夹杂着社会价值与个体价值的冲突,也有个体精神与社会精神的冲突。在当今社会下,多元文化给予教师行业提出的更高要求就是在多元价值的并蒂中如何平衡个体价值和社会价值,如何在奉献精神中获得社会认可,又要珍视生命个体的自在精神,这是教师主体意识重构的根本。
(一)主体意识的“精神”与“价值”二元论
教师如同其他生命个体一样,在“为我”还是“我为”的价值实现中总会产生这样那样的矛盾。在当今社会高速发展的经济形式下,追求个人的即得利益无可厚非,诸多声乐教师在课业之余开辟第二职业,如开办学校、培训机构,或者广收“门徒”,在音乐社会教育中大施拳脚以求得物质上的满足而补充职业教育所得之不足,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但与教育的主旨精神并无违背。毕竟音乐社会教育是专业音乐教育的有益补充,是实现美育教育、素质教育的得益途径,而且教师在两个不同层面上的教学可以形成互补,对自我教学主体意识的更新产生积极作用。但令人费解的是,部分教师宁愿趋小利而忘“大义”,完全“为我”而舍弃了“我为”,奉献和牺牲成了一纸摆设。从眼前看,这种即得利益确实回报丰厚,也满足了个人的物质索求。但从长远看,这种做法则完全是舍本逐末。而且,只为经济利益驱动声乐教育必然会对高校声乐教育者主体意识的重构产生歪曲,形成的主体意识也不会对声乐教学产生有益的影响。
如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个人也好教师也罢,都需要在多元价值观中有所取舍,都需要树立一个多元围绕的核心价值观。从社会层面来讲,教师的核心价值观就是传道、授业,高师声乐教师就是要在声乐这块阵地上为社会培养优秀的声乐教学人才、表演人才无私奉献。与这一核心价值观并不相悖的是,声乐教师在实现自我社会价值和体现教育奉献精神的同时,个人价值不仅得到了升华,在精神和物质层面上的索求依然能够实现。不断提高自我的教学、演唱水平和更新教学主体意识,不断培养出优秀声乐人才不仅可以获得精神上的满足,盛名之下,慕名而来者多矣,何愁没有物质回报?因此,固守本位,坚持主体意识的不断超越,是实现精神、物质双丰收的最佳途径,是体现个人本位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最佳选择。
(二)传统主体意识的保留与现代主体意识的融入
“精神”与“价值”是影响教师现代主体意识重构的宏观因素。具体而论,建立现代主体意识既不能受传统主体意识的限制,亦不能完全弃之于不顾。在师范性上,声乐教师要坚守传统教书育人的道德底线,但同时应具备大局意识。现代声乐教育的范围远非传统所能比较,其影响力也非后者所能企及。高师专业声乐教育直接关乎到普通学校音乐教育和社会音乐教育中声乐基础教育的质量,对于整个声乐教育生态链的形成具有居高临下的指导作用,声乐教师主体意识在“师范”意义上的延伸将惠及每个国民,影响深远。在“声乐性”上,教师主体意识应在建设民族声乐学科体系、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中主动创新,将曲艺、戏曲、传统民歌等传统演唱方法汇集其中,为培养多元唱法、富有民族音质的演唱人才作出努力,增强民族声乐在世界声乐演唱中的竞争力和辨识度,获得文化价值认同。如此,在美育层面,创造出富有时代发展主旋律的“美”的声音,不断转换对声音的“美”的话语诠释和追求,并将此理念渗透至教学过程中,是现代声乐教师主体意识对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也是对现代素质教育、美育教育的创新实践。
结语